江苏江中集团有限公司与济宁鸿鑫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日期:2017年7月31日 21:41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鲁民终217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苏江中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如皋市吴窑镇鲁班路18号。

法定代表人:沈良兵,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林华,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玉印,山东9号赌城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宁鸿鑫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济宁市泗水县经济开发区圣康路。

法定代表人:付元良,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峰岱,山东琴岛(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尹亮亮,山东琴岛(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江中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中公司)因与上诉人济宁鸿鑫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鑫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济民初字第1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9月2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江中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石林华、张玉印,鸿鑫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峰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江中公司上诉请求:1、一审判决对付款利息计算的起算时间认定错误,应当从2013年1月4日起计算,请求依法改判。2、一审判决采用的司法鉴定意见错误,导致总价款计算错误,应当采用鲁天元法鉴定[2016]第004号司法鉴定报告,请求依法改判。3、案件受理费、保全费、鉴定费及本案上诉费用由鸿鑫公司承担,请求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鸿鑫公司支付江中公司十四项遗留问题工程拖欠款的总价款计算依据、采用的司法鉴定意见以及计算结果错误,并且认定的付款利息计算的起算时间不当,对于案件受理费、保全费、鉴定费等诉讼费用判决不当。

本案在二审审理过程中,江中公司向本院申请撤回上诉。

鸿鑫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江中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由江中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盛世名门工程审计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应作为处理十四项遗留问题的依据。2、上述处理意见中的做法与工程实际做法严重不一致,不应按照处理意见中的做法确定工程造价。3、一审认定从工程竣工之日即2013年3月15日起算利息错误。4、鸿鑫公司已经支付了徐州方正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州方正)审计费,不应再次承担本案涉及的鉴定费用。

江中公司答辩称,《盛世名门工程审计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系双方通过多次的洽商最终签署,并经双方盖章确认。项目建设过程中,双方的往来工程联系单、签证变更单等都是加盖该项目章确认的,该项目章是鸿鑫公司有效授权章。鸿鑫公司认为处理意见的签署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未向法庭提交任何相应的证据。该案鉴定结论是按照法定程序和规定从专业角度作出的,且双方均派专门人员参与、审核并书面提出意见,庭审时也进行了质证,鉴定人员依法出庭接受询问,并作出说明。本案工程款利息计算应从2013年1月4日开始。徐州方正的鉴定不包涵该十四项遗留问题,且该鉴定是鸿鑫公司向法院申请的,应当由其承担鉴定费用。请求依法驳回鸿鑫公司的无理之诉。

江中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称,江中公司与鸿鑫公司于2010年6月16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12年4月16日双方共同委托徐州方正作出关于盛世名门B4#、B13#、B20#、A19#楼工程结算的审核报告,根据上述工程结算审核报告第五条第(一)项规定,有14项未处理事项未计入审计结果,其中第一批已交付十栋楼拖欠的相关工程价款是5661374.62元。在多次催讨未果的情况下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鸿鑫公司支付拖欠款5661374.62元。后江中公司根据一审法院委托的鉴定公司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变更诉讼请求如下:1、鸿鑫公司支付十四项遗留问题工程款8947059.46元及逾期利息(从工程竣工之日起计算至判决之日止,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2、鸿鑫公司支付鉴定费用20万元(以实际缴纳为准)。3、诉讼费用由鸿鑫公司承担。

鸿鑫公司辩称,江中公司就同一法律关系,要求鸿鑫公司向其支付两次工程款,明显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依法应驳回起诉。2013年1月4日,江中公司向泗水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鸿鑫公司向其支付盛世名门15栋楼的十四项遗留问题的工程款,后该案移送至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2014年5月26日,江中公司向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反诉,请求鸿鑫公司向其支付盛世名门小区除上述15栋楼外的其余8栋楼的十四项遗留问题的工程款。江中公司依据同一法律关系分两次要求鸿鑫公司向其支付15栋楼及8栋楼的十四项遗留问题的工程款,明显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江中公司通过变更工程款数额达到规避级别管辖的目的,显属恶意,应驳回江中公司起诉。《盛世名门工程审计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存在重大瑕疵,显失公平,该证据系江中公司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即便上面的印章是真实的,非鸿鑫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应作为鸿鑫公司支付十四项遗留问题工程款的依据。双方约定按照B4#、B13#、B20#、A19#四个楼为代表工程计算工程造价,也仅委托徐州方正对四个代表工程的造价进行鉴定,因此,十四项遗留问题的鉴定范围也应以四个代表工程为准,不应对全部案涉工程进行鉴定。山东天元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元公司)所出具鉴定意见存在诸多错误,需要修正,不能作为鸿鑫公司支付工程价款的依据。天元公司在计算垂直运输机械费部分、图纸设计变更部分、挖掘机进退场费部分的计算违反了依代表工程造价确定非代表工程造价的原则,而且垂直运输机械费部分、外墙保温部分还存在计算方法错误、与工程实际不符等情形。鉴定意见未将商品砼、钢筋等“甲供材”单独计算并扣减,无法据此确定鸿鑫公司应付工程款额度,应予修正,不能作为鸿鑫公司支付工程价款的依据。鸿鑫公司已按时足额向江中公司支付了工程款(进度款),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而江中公司因自身原因造成工程工期严重逾期,因此,对于因江中公司原因造成工程工期延长导致工程价款增加部分应由江中公司承担,鸿鑫公司无需向其支付。综上,江中公司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以驳回。

一审法院认定以下事实:2010年6月16日,鸿鑫公司与江中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江中公司承建鸿鑫公司发包的泗水县盛世名门工程,总建筑面积约145000平方米,其中A区总建筑面积约77000平方米,B区约68000平方米,均为多层,承包范围为土建、水电安装工程,计划开工日期为2010年6月5日,合同工期180天,工程质量标准为合格。双方约定了工程价款的决算标准,约定了工程进度款的支付时间及方式,还约定了双方违约责任等。

江中公司共承建鸿鑫公司发包的23栋楼,施工期间鸿鑫公司陆续向江中公司支付了部分工程价款。双方为了结算工程价款,于2011年10月10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从徐州方正、富帮两家审计公司中选择任一家作为本工程的决算造价审计公司,选择B13(代表B14、B15)、A19(代表A11、A12、A15、A22)、B4(代表B1、B7、B10、B2、B5、B8、B11、B12、B18、B19)、B20及A2商铺作为代表工程结算单方造价的依据,审计确定后,按照单方造价乘以对应各代表工程的建筑面积结算该栋楼图纸范围内的总造价;各栋号总建筑面积按国家规范规定的计算规则计算。

2012年4月16日,徐州方正作出《工程造价咨询报告书》,对审计的工程造价出具结果,审定的B4#、A19#、B13#、B20#四栋代表性工程的总造价为12837470元。双方同意用B20号楼作为A2号、A4号楼代表性工程来计算工程价款。在该报告书第五条第(一)款中说明“由于资料不完整,审计方暂时处理事项说明:1、已完工程及设备保护费、夜间施工增加费、赶工措施费未见相关资料暂未计取;2、垂直运输暂按合同工期180天计算;3、工程排污费未见施工方缴纳证据,暂未计;4、根据双方补充协议第九条:签证和变更另行结算,故本次审计未对现场签证及变更进行审计,2012年3月19日的机械挖土方的签证也未计算;5、图纸未设计部分暂未计算,如B13#产部分砖基础及基础圈梁。如实际施工应在变更签证中另计;6、场内的余土运输未计,因双方已确认余土场外为甲方运输,未确认场内运土运距,暂未计算;7、专用粘结剂双方确认单价按0.98元/kg计算,施工方认为偏离正常市场价;审计方暂按确认价计算;8、合同未约定模板结算方式,审计是按实际接触面计算的,施工方存在疑义认为该按含量计价。因双方未提供模板施工使用塑料垫块的相关资料,现暂未计算;9、天棚抹灰按图纸设计抹灰工作量的50%计取;10、甲乙双方提供的顶棚做法不一致,需双方重新确认做法,施工方与建设方提供储藏室天棚做法差异(影响造价B4#、B13#楼各2万元);11、外墙保温板设计为点铺,(江苏省省补9-1)定额子目为满铺(粘结剂含量为40kg/10m2,调整粘结剂含量;12、回填土方双方存在争议,审计暂按25%松填、75%夯填计算的;13、屋面分隔缝双方存在争议,审计暂按屋面分隔定额含量中木条含量调减一半计入;14、挖掘机进退场费未计入,整个施工场区进退场几次需双方确认。”据此,双方并未对该十四项问题进行最终确认。

2012年6月26日,江中公司与鸿鑫公司就十四项遗留问题出具了处理意见,约定了十四项遗留问题的工程价款的计算方式方法,双方均加盖椭圆形的项目部印章,并约定“上述意见交徐州方正进行调整,并按甲乙双方补充协议的约定在2012年7月10日前出具整个工程的终审审计报告。”

2012年9月5日,鸿鑫公司出具《关于确定竣工日期的说明》,双方对江中公司施工的每栋楼房的竣工日期进行了确定,一期十一栋A11、A15、A19、A22、B1、B4、B7、B10、B20、A2、A4商业楼于2011年10月28日竣工;一期A12于2012年3月20日竣工;二期五栋B8、B9、B11、B12、B13和三期B14于2012年7月10日竣工;三期B18、B19于2012年6月10日竣工;三期B5、B15于2012年8月15日竣工。另外,B2楼于2013年3月15日竣工。整个工程最终交付日期为2013年9月15日。

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3)济民初字第481号民事判决书中查明,江中公司施工的鸿鑫公司发包的23栋楼的建筑面积分别为B4号楼3386.42平方米、B1号楼4156平方米、B7号楼3386.42平方米、B10号楼4609平方米、B2号楼4856.48平方米、B5号楼5521.7平方米、B8号楼3929.59平方米、B9号楼4976.12平方米、B11号楼4985.15平方米、B12号楼4011.87平方米、B18号楼3312.83平方米、B19号楼3312.83平方米、B13号楼4518.84平方米、B14号楼4586.8平方米、B15号4969.41楼平方米、A19号楼2872.54平方米、A11号楼3110.38平方米、A12号楼2628.65平方米、A15号楼3110.38平方米、A22号楼2872.54平方米、B20号楼1073.15平方米、A2号楼163.5平方米、A4号楼157.3平方米。

本案工程造价鉴定费用14万元,已由江中公司支付给天元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在鸿鑫公司没有提供充足的证据来推翻处理意见的相关约定的情况下,处理意见的相关约定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当作为处理十四项遗留问题的相关依据。天元公司以处理意见为依据对涉案工程的十四项遗留问题进行司法鉴定,符合法律规定。双方于2011年10月10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中约定双方的工程价款的结算按代表性工程的计算方式来进行。另外,在双方出具的处理意见中又约定“上述意见交徐州方正进行调整,并按甲乙双方补充协议的约定在2012年7月10日前出具整个工程的终审审计报告。”根据查明的事实,徐州方正的审计过程也是依据双方《补充协议》的约定,以代表性工程的计算方式来审计相关的工程价款的,因此,以代表性工程的计算方式来确定本案的相关工程价款符合双方的合同约定和真实意思表示。依据山东天元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鲁天元法鉴字[2016]第006号鉴定意见书及各栋楼的建筑面积,涉案工程的十四项遗留问题的工程价款经计算为8372612.19元。对于利息的计算,根据查明的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应当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从工程的竣工之日即2013年3月15日起算,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六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鸿鑫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向江中公司支付泗水县盛世名门项目十四项遗留问题工程价款8372612.19元及利息(利息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从2013年3月15日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案件受理费、保全费56430元,由江中公司负担3623元,由鸿鑫公司负担52807元。鉴定费用14万元,江中公司负担8989元,由鸿鑫公司负担131011元。

二审期间,双方均未提供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本院(2016)鲁民终字第1254号民事判决确认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合法有效,确认泗水县盛世名门整个工程项目最终竣工时间为2013年3月15日,并认定鸿鑫公司应从2013年3月16日起支付欠付工程款利息。

本院认为,江中公司在本案二审过程中申请撤回上诉,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予准许。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双方签订的《盛世名门工程审计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能否作为十四项遗留问题的处理依据以及本案工程款利息应从何时起算。鸿鑫公司主张《盛世名门工程审计遗留问题的处理意见》仅加盖了其公司的项目章,没有其他人的签名并且与其签署类似文件的习惯不符,但没有提供证据否认其加盖项目章的真实性,一审法院综合本案案情,认定该处理意见为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依此作为处理十四项遗留问题的依据,并无不当。对于鸿鑫公司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本案十四项遗留问题是在双方共同委托的鉴定机构对整体工程进行价款审核过程中,对于资料不完整的部分未予审核而形成,该十四项遗留问题涉及的工程属于泗水县盛世名门整体工程的部分项目。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6)鲁民终字第1254号民事判决已经确认泗水县盛世名门整体工程的最终竣工日期为2013年3月15日,并认定鸿鑫公司应当从2013年3月16日起支付欠付工程款利息,作为整体工程遗留项目的本案工程款也应当据此起算利息。因此,鸿鑫公司关于应从2013年9月15日起算本案工程款利息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对于本案鉴定费用,一审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结合案件裁判结果,按照比例判令由当事人双方分别负担,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济宁鸿鑫置业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济宁鸿鑫置业有限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9952元,由济宁鸿鑫置业有限公司负担70408元;江苏江中集团有限公司预交的9544元,减半收取4772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郭 毅

代理审判员  付文文

代理审判员  蒋海年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晓燕

所属类别: 经典案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地址:济南市山大路264号9号赌城楼(山大路南首)
版权所有:山东9号赌城事务所 电话:0531-58681777 传真:0531-58708611

累计访问量:268308

<友情连结> 手机版/ 大发足球/ 亿万先生/ 尊尚娱乐/ 巴彦淖尔律师/ 山东网/